<video id="5ttzp"><listing id="5ttzp"></listing></video>

    <var id="5ttzp"></var>
    
    
    <menuitem id="5ttzp"></menuitem>
    <del id="5ttzp"><track id="5ttzp"></track></del>

      <font id="5ttzp"></font>

      <output id="5ttzp"><form id="5ttzp"></form></output>

        歡迎訪問廈門廢品回收網

        廢品收購中的拆除行為是否屬買賣合同行為

        作者:廢品回收網    來源:網絡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5-18 16:05:39    瀏覽量:
            原告王某從事毛絨材料銷售業務,因經營需要承租被告某鎮電灌站所有的兩間房屋作為倉庫,存放毛絨材料。電灌站的房屋屬平房,共6間,房屋北側門上方裝有一排鐵制雨篷,原告租用西側2間。該倉庫外無防火等警示標志,未配備消防器具,無人值守。被告丁某屬個體工商戶,在當地開設廢品收購站,從事生活性廢舊物品收購。2009年3月的一天,被告電灌站負責人與被告丁某相遇,告知丁某電灌站的倉庫即將拆除翻建,擬將該倉庫上方的鐵制雨篷交由被告丁某收購。同年3月13日,電灌站負責人與被告丁某再次相遇,該負責人要求丁某有時間就去拆除收購。雙方對具體拆除時間、拆除方式及廢品收購價格等均未商談。3月14日上午9時許,被告丁某與其子前往電灌站的倉庫拆除雨篷。因雨篷與墻體相連,丁某難以拆除,故回其廢品收購站取來氧氣切割設備,使用氧氣切割的方式拆除雨篷。當日10時40分左右,該倉庫發生火災。消防部門接警后到場于11時50分撲滅明火,12時10分撲救結束。原告存放在該倉庫內的毛絨材料全部燒毀。經消防部門勘查認定,起火原因為被告丁某違章切割倉庫上方雨篷,濺落的熔珠掉入倉庫內引燃可燃物從而引發火災。被告丁某無氧焊切割從業資格。

            對于被告電灌站與被告丁某之間是何法律關系,兩被告之間存在不同的意見。被告丁某認為屬雇傭關系,被告電灌站認為屬買賣合同關系。同時,合議庭成員之間也有不同觀點。

            第一種觀點認為,兩被告之間屬買賣合同關系。理由是:被告電灌站的房屋需拆除翻建,其舊房屋上的廢舊雨篷需要處理,故而其法定代表人向專門從事廢品收購的被告丁某發出要約,丁某當即向電灌站作出承諾,雙方意思表示一致,雖然雙方對拆除時間、拆除方式及廢品收購價格等未具體約定,但根據交易習慣和市場行情,均不影響雙方之間收購廢品合同的成立。雖然由丁某負責拆除雨篷,其中含有承攬部分內容,但根據廢品收購的行業習慣,通常情況下,均由收購人負責廢舊物品的拆除、裝運。因此,拆除行為不影響買賣合同的性質。被告丁某作為買受人,在從事收購過程中,未能注意觀察,確保安全,違章使用氧氣切割工具,是造成火災事故的直接原因,對造成第三人的財產損害應承擔賠償責任。被告電灌站作為出賣人,對火災的發生并無過錯,因此,不應承擔賠償責任。原告在倉庫里存放大量易燃物品,未能安排人員值守,同時在倉庫外未能設置防火等警示標志,亦未配備必要的消防設施,對火災的發生和損失的擴大存有一定的過錯,可適當減輕侵害人的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    第二種觀點認為,兩被告之間屬承攬合同關系。理由是:被告電灌站要約被告丁某拆除其所有的房屋上的雨篷,被告電灌站屬于定作人,被告丁某作為承攬人予以承諾,雙方之間形成承攬合同關系。雖然拆除下的廢舊雨篷交由被告丁某收購,丁某可因此獲得部分經濟利益,但該利益也只是對付出勞動的丁某的報酬,并不影響雙方承攬合同關系的性質。如果拆除的工作量大,危險程度高,則電灌站需另支付丁某的報酬。因此,本案兩被告之間應屬承攬合同關系。被告丁某作為承攬人,拆除雨篷時,違章使用氧氣切割工具,是造成火災事故的直接原因,對原告的損失應承擔主要賠償責任。被告電灌站明知原告租賃其房屋存放毛絨材料,在要約被告丁某拆除雨篷時未能盡到安全提示義務,對火災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,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。同時,二被告之間存在混合過錯,應互負連帶賠償責任。當然,如上所述,原告對火災的發生和損失的擴大也存有一定的過錯,可適當減輕侵害人的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    第三種觀點認為,兩被告之間屬雇傭關系。理由是:被告電灌站所有的房屋上的廢舊雨篷需要拆除出售,因此電灌站將其交由被告丁某收購,兩被告之間形成買賣合同關系。但是,首先應將該房屋上的廢舊雨篷拆除下來后方可處理,為此,電灌站雇請丁某予以拆除,故而丁某是在從事雇傭活動過程中,引發火災,造成原告的損失。因電灌站僅告知丁某該房屋要拆除翻建,并未告訴丁某倉庫里尚存放易燃物品,且從倉庫外無法看清里面的情況,作為一般常人無法預測到會發生火災。因此,丁某在從事雇傭活動中,不存在重大過失,應由被告電灌站承擔賠償責任,丁某不承擔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    筆者認為,兩被告之間應屬買賣合同關系。首先,無論是買賣合同,還是承攬合同,合同履行過程均是一個動態的分階段的完整過程,絕不能將這一整體過程分割開來分別確定合同的性質。因此,認為兩被告之間屬雇傭關系的意見,是無法律依據的;其次,根據交易習慣,通常情況下,由買受人負責廢舊物品的拆除、裝卸、搬運,出賣人對此概不負責。在該買賣過程中的拆除、裝卸、搬運等行為,應視為合同的附隨義務,億興,并不影響買賣合同的性質;再次,如果拆除、裝卸的工程量大,或危險程度高,需要付出較多的勞務報酬,或需要專門的機械設備,特殊的專業技能,那么合同的性質就會發生改變,成為承攬合同關系。本案則不存在此種情況,因此,本案兩被告之間的關系應為買賣合同關系。
        相關新聞推薦

        關注我們的微信

        Copyright © 廈門不銹鋼回收_廈門電纜回收_廈門廢鐵回收_廈門廢鋁回收,廈門廢品回收公司版權所有
      1. 電話咨詢
      2. 網站首頁
      3. 老汉推车无码视频,国产三区在线视频观看,欧美日韩综合网在线视频,一级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,白嫩极品女粉嫩喷水视频软件